阿房宫那坡顶的风

发布时间:20-06-30

按照汉朝的地图,我们村就应该是座落在古昆明池域内的。至于是在岸上还是在水中,年代太久,说不清了。随着社会的发展,或官方、或民间,根据需要会给出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的。

我们村子其实还不算太古老,距我们村北边十里还有一个更古老的村子,那里居住了我家的一门老亲戚。那门亲戚有多老?要μ表述出来有点繁杂,就好像说绕口令一样,说的人∧会觉得有些绕口,听的人也会有些费神。

记得《西游记》里有这么一出,唐三藏被红孩儿捉了去,孙大圣想以他曾与牛魔王拜过把子的故事去跟红孩儿套近乎,还以老叔自居,试图凭一张猴嘴讨回Ⅴ师傅。看似实成的沙和尚劝阻道:&ld♤quo;哥呀,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〣。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酒杯,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那里与你认什么亲耶”?大圣不听,最后被红孩儿一口火放过来好悬没把屁股烧焦。

我家这门老亲戚却没有牛家那么势利和无情,虽渊源有些久远,但感情却很亲近。我小时常去他们家,有时还在那里玩上几天。因此,我知道他们村子后面的Ⅳ那★个坡顶上是个好去处。那上边可¤以赛跑,可以打仗,在那一┓溜残垣断壁下能逮住大蛐蛐儿,那宽展辽阔的地面上还可以放风筝呢!但最吸引人的则是坡顶上的风,在炎热的夏夜里,那风很利,很凉爽,让人觉得很惬意!

虽坡顶是突兀地拔地而起,在↕那片天地独占鳌头,居高临下。其实坡顶上也是一片平地,只是比村后那棵化石级的大榆树能高那←么一头而已。坡顶ж上南北不♯♮宽,从这边跑到那边用不了几分钟。东西却很长,一直通到东边影影绰绰的一个村子那边。除了那一溜烂墙根之外,坡顶上照例夏天是麦子,秋℡天是包谷,很平常。

坡顶四周远远近近≤都是村子,而我家亲戚居住的这个村子υ最近。那时候,南山似乎很近,几乎天天都能看到。站在坡顶的高处看南山,则更是清晰生动,有时还可见黛青色的山腰上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有人说是人,有人说是兽,不一而终。

坡顶上最热闹的时候要数炎热的夏夜了。这儿高,无遮无"挡,风很利,清清爽爽的。每到夜里,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就都不约而同地上了坡顶。大家基本都是聚在那溜烂墙根处的崖顶,先拉家常,再谝形势,末了开始神吹,那热情在夜空里洋溢了好高好高。能吹的古今中外天南海北尽管吹,吹不了的可以抱着茶壶支着耳朵听。不想听的可以任由坡顶上的夜风吹拂着,悠闲地仰着头,面向深邃的天空有一搭没一搭地数星星。

从大人们的闲谝中,我隐约知Ψ道了我们家乡这一大片过去都是皇家的地‖方,脚下这个坡顶就更有些渊源了。这不禁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这时,谝着谝着就听见有人打╯╰起了呼噜,最后连谝家自己也有几分朦胧,嘴里开始胡崴崴了。坡顶上终于静了下来。忽Ⅱ然,一阵清风吹过,让人不禁打个激灵,是下半夜了。坡顶上的风很大,也很凉。四周黑漆漆的,只在东边的远处依稀可见城市的灯光在闪烁着。坡下的公路上偶尔有汽车经过,村子里隐隐传来几声狗叫。该回家了∽。

上中学时,学到晚唐诗人杜牧的《阿房宫赋》,很是为这篇文章所折服,也为文中描绘的阿房宫所惊叹。“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阿房宫,伴≠随着一个空前的、全新的,强势的王朝诞生了,这简直就是日出大海的景象!“覆压三百余里,У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从东南方的骊山到渭水北岸的咸阳,这么大的宫殿,该是什么样的气╟派?“&二川溶溶,в流入宫墙”。这二川说的就是北边不远处的渭河和西边伸手可及的沣河。我们老师更进一步地解释说∪,阿房宫的遗址就是坡顶!

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个只有一溜烂墙根的坡顶与雄伟壮观富丽堂皇的阿房宫联系在一起。但这的确是事实,而且千真万确。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反差,还〦是在课文中找到了答▬案。“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是那个不学无术、力能扛鼎的楚霸王放的火。从此我就仇恨这个“沐猴而冠”的楚霸王了。好端端的一片如画的江山,让这个只会杀人放火的白痴硬生生一把火给烧掉了,☠同时也烧掉了中国的第一次大文明。可笑的是司马迁居然△把这个真的屠夫划入本记范畴,还说他有舜的形象和背景。

其实,根据最新的考古成果显示,阿房宫可能还没建起来大秦帝国就崩塌了。小杜的《阿щ╱╲房宫赋》,或许仅仅是看了图纸后凭诗人的浪漫想象出来的。而后人对阿房宫的概念大多是建立在《阿房宫赋》之上的。看来还有点冤枉了项羽。但这个白痴杀人放火毁灭文明却◢是真的,“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是他所为也有铁证。为什么小杜要如此夸张地误╝导世人呢?原来小杜是在借古讽今呢!没有了耕θ织,何以为家?何以为国?何来幸福!

如把“幸福”╜二字拆开揉碎了看,有田、有土、有吃、有穿、再有点钱,才会有幸福。只有财货、只会享受,那是εїз个“败”字。秦二世就是个十足的败家子!

坡顶那溜残垣断壁的确是阿房宫遗址,然而却与杜牧笔下的阿房宫似乎并不相干。心底那个辉煌的阿房宫实际上可能就不曾存在过!这么着就让人∮有些茫然了。

前些年忽然在坡顶的南面冒出了一个阿房宫公园,前前后后断断续续修建了好几年,终于落成了。那地方先前好像是一大片果园,后来变成了“阿房宫”。看起来还挺壮观的,十二金人立于殿前,威风凛凛顶天立地。面子上☉看起来还真不错!只是里边一些仿古的内容总让人觉得没有超脱庙й会的影子。唉,两千多年前人们怎么活动,当今的人又怎Ψ么会搞清楚呢!其实,这里压根儿就不是阿房宫,只是供外乡人掏钱瞻仰的地方而已,又何必太当真呢。

现在,那座凭空而来的阿房宫公园一夜之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比当年的秦王朝的消失还快、还神奇!现在,好像那地方起了比阿房宫高得多的多的楼宇了!

据说,坡顶及周↹围都是阿房宫遗址的范围。又说,要在这里打造阿房宫遗址文化旅游区。这个景区建成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坡顶和那溜烂墙根还会在么?夏夜里坡顶的风还会那么凉爽吗?不过,我家的老亲戚他们那个古老的村子看来是呆不住了。

如果坡顶以后还会以新貌重现,那惬意的凉风吹着的又将会是谁呢?

上一篇: 水至清则无鱼
下一篇: 感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