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心亭看雪

发布时间:20-06-27

当时,我住在西湖畔。从某日始,⊙连下三天大雪,雪层厚重,冰气弥漫,环视≤寰野,满目皆白。往日之湖野,岸丘棕绿,⿺投Ф石尚且不见,一风起,水草掀起一层层、一段段丝丝缕缕的涟♧漪,泛起波光,撩过或匆匆或徐徐的锦衣、青衫、┗布衣······↔眼前却〇都是白的空,满的白,۩..平∝日飞的候鸟,这趁都不见●·踪影。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韶光已不再,寰野顿空寒。湖心尚有亭,犹在等痴人。

雪霁次夜,我穿好Э衣裳√,披上毛皮褂,翻出老木舟,Ⅺ耐心地趟过湖边雪丘。回首望,雪坑深塌,鞋印儿几乎看不出来——随即撑舟向‖∠湖心亭泛去。雪夜皎白,々吾舟中炉火红暖。

舟之近И亭,系之于堤,当是时,闻亭中有话音!

行也走也,疑之喜之,步入亭中。

目中一炉,烧酒正沸,⊙酒香酒气,怡然醉我。

铺ρ席对坐的两童子见了我,不由分说的拉着来一同饮酒。“这℡大冬天,有逸士旧人相会之缘哪Ⅳ!”闻言已觉益近!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人会于江心之亭,举盏更酌,把酒言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天地之间,也许不止我们几个痴人。苏子尝曰:“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黍。”,|临川尝书:“世之奇伟、瑰怪、非常τ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临奇景,感吾生,思天命,骚人之所同也。

湖上所横之堤,及◎所连亭中人、舟,于我,盖画上ⓞ之点、ⓛ线、圈罢。▫

月移夜已⺌深,我终于又强饮了三大白告别二位,也不知是否告别,怅然若失又若有所得。待我及舟中,二童起身望曰:&ldquo─━;哪只你痴啊,咱不都一样··&midЗεїзdot;┌·&midↁdot;·&rdq℉uo;

 

〥 〤

上一篇: 金盾女神
下一篇: 感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