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喵曰汪

发布时间:20-06-21

时光荏苒,天色将晚,那只猫的眼眸◑↔↕▪中仿佛别有洞天。

你在雨里拨弄着发梢,人潮涌动,你看着他们就像看见了你自己,于是你立即改变了方才的姿势,因为你猜想自己很可能同他们一样丑态百出…

他翻看着和十七八岁毫无关系的书籍,如狼似虎的记忆着古籍中的诗句△ 沉淀着这篇篇】老书旧字…

我叼着烟走向那个已经被打的毫无力气的同龄人,朝着肋骨又补了两脚。喝酒的时候又把那些琐事儿拽出来编成段∝子供彼此一笑&he┐llip;

人来人往的城市,你吸着别人吐出的一片肮脏,吐着别人吸入的一缕阴霾,就样彼此伤害着。匆忙中你看见了一个在泥泞中撑着伞的残疾少年,乞讨着可有可无的同情,你觉得他的灵魂并í非如那一地污泥般肮脏可怵。人们都知道幕后有人指使,他的确是在用自己的无限伤痕换取着生存的权利,所以那个破碗里的硬币也寥寥可数。而你却悲从中来,一定要为他做些什么,你知道即使给了钱 这少年也会饿肚子,因为你已经用想象力描画出了那个指使他行乞的人的丑恶嘴脸。当然你一如既往的聪明,你跑去附近的烧烤摊买了点吃的,趁热θ给他端了过去,他用眼睛看着你,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隔膜与并不年幼的苍凉。或许没有吧,夸大的形容也只不过是你内心的一角映射…

Guns N Roses的Cold november rain用寒风一样的铁嗓子嘶吼着do you need some time on your own 他说 I fucking do 漫天大雪笼罩在门外,一杯Ч热茶却温暖了整个房间。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只需要几个小时的独处,安静的耗一耗时间。 坐下就开⿻ǐ始翻书,纸↖质的文字让他遐想万千,总之听别人的故事就能给他带来≧写作甚至生κ活上的灵感。既然是人写的故事,就总会有意无意的流露作者自己的想法,写书的人总是把自己心灵最丑恶肮脏的一面放到故事中最丑恶肮脏的人身上,看到别人也丑恶如斯,他便稍感安慰。

当然他有时候▧也会想≡到你,善良可怜的你,可他说你并不善良,你只是看到可悲可怜的事情心里感到不适,你为了自己,为了抚平自己不适的内心所以才做出那些看似慈悲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理解太偏激,۩因为从这个角度讲的话 这世界上便没什么善良的人了々…他想抽烟了,可是身上没有,为了能从对面▷桌子那位Miss那里借来一根香烟,他说&■ldquo;如果我为您买杯咖啡,您能借我一支香烟吗?”⊙ ◥他知道这种远古时代的交换方式今天依旧好用,可她说“我不要咖啡,不过您可以抽一支烟,我在这儿见过你很多次” 他感觉很温暖,所以很慢很慢的抽,他甚至仔细的倾听着烟草的燃烧。当他回到座位的时候那位小姐︰又朝他走来&ldqu$o;我要走了,不过我觉得您还需要些烟,别去买了,我给你留两根&rdquo◣; 他慌张的说“Thank you…thank you” 他想,或许这就是所谓无私的善良吧…

人们都说缺什么就爱秀什么,我想我缺少快乐和信心。刚上高中的〤时候我总是和学校出了名严苛的老师发生争执,这种反抗εїз的仪式被我视为圣战。卓越的战绩自然带给了我不少信心。后来这些战史被我编成段子用以娱乐大众,大家因为我快乐,我也跟着快乐。

我无心学习,因为我曾经优┍秀,但从来自卑…后来高年级学长总是威胁我,貌似是要欺负我吧,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那么多学弟ζ偏偏要欺负我,其实我自己一直以来也很好奇,现在冷静下来想 应该是因为我个子高吧,我真的是这么认为,其实学长们也自卑,需要打一个个子高的◆找找自信。不过为了不再被威胁或者被殴打,我开始打架了。一切都很顺利,一张讨喜的嘴脸很吃得开,认了几个大哥,再加上看起来比较有种▣▤▥,一切都摆平了。后来…诶…后来就被人定义成一个坏学生,或者一个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人,或者是ш一个很逗的人 或者逼…

我也不晓得,但是ↆ┈┉我学着按照人们的定义做表演。伤人的话听了不少,Й不理解的词儿我自己都背熟了,最后发现没心没肺是种技巧,目的是心情愉悦,或者假装愉悦。反正每当我试着告诉周围的人我曾经是个老实孩子的时候总会听到“操你妈逼,你看我像傻逼吗?&rdqu╢o;……

当泰坦尼克号发现前方冰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人们看到的冰山只不过是它整个体积的八分之一,位于海平面以下的八分之七是我们难以预料的。

他看到了你的本质,你深藏于我的心房,我〧用张牙舞爪的浮夸保护着你的善良和脆弱 他的理智与纠结。谁会愿意脱光衣服站在众人面前?而谁都会用傲慢与偏见的态度对待一切人或者事,→应该说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就这样慵ч懒无知的群居在一起。你和他还有我在同一个心灵世界里 互相支撑 彼此安慰 我们不得不用这样一种层次面对浮华 秀一场┓浮夸 没什么意思,我在计划环游世界,见一些新的人 也好让静默已久的你和他出来透透气…&helБlip·;

上一篇: 完美孤独
下一篇: 停靠在人生的站台,独自痴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