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春鸟

发布时间:20-05-18

由于礼拜天休息,本来打算好好睡个懒觉的,没想窗外一只小鸟叽叽喳喳的把我从梦中叫醒。睁开惺忪的双眼,春天惬意的阳光已经洒到了窗棂∏上。这不由我想起故乡春天里的小鸟。

农历三月的故乡,是春意浓郁的季节,更是忙碌的季节。在这个春暖花开,花香扑鼻的暖洋洋季节里,小时侯的我们总是爱贪恋被窝里的那份舒心『,迟迟不愿起床¤。突然,从屋顶上飞过的鸟儿开始骂人了:&ld▕quo;儿紧困,儿紧困(紧,四川话,是还在的意思,困是睡的意思)!”为了不当鸟的儿子,于是赶紧翻身爬起来。

身处农村的人,也不了解这是什么鸟儿,只是根据它鸣叫声给它取名“儿紧困”。后来我翻阅很多资料才知道这是红嘴相思鸟,它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鸟儿。╢红嘴相思鸟雌雄形影不离,却一生厮守在一起,是忠贞不渝的爱情象征,也是世界十大相思鸟之一。我们误以为“儿紧困”的骂人声,也许正是它们在唱悠远清脆的情歌呢。但那时是很讨厌“儿紧困”的,它不仅把你骂着吵醒,更有种誓不罢休,死皮赖脸的精神。

如果你不理它,它一直会呆在屋旁边的树丫上,对着#你啼叫,而却还越骂越凶,把儿字音拖的更长,∞就成了“儿——紧困,儿——儿&mdasиh;—紧困”了。简直让人厌恶!于是便有了我们当地的一句俗谚:“儿紧——困起困起∈,老汉儿起来——捡卍粪捡粪”。这无疑是对我们的嘲讽!那时恨不得扭断它的脖子,但“儿紧困”在树丫里隐藏得很深,且┗敏捷活泼,相当的机灵!拿它没法,只好索性把头也埋进被子里,捂着耳朵装作没听见它骂就是。但贪睡的我们,恍惚中往往会听见院子里祖父的唠叨声。听见“儿紧困※”的声音,祖父便会拿鸟儿来说事了,还不起来!看!麻雀儿都在骂你了。只好々揉着惺忪的双眼,极不情愿的起来。

其实,“儿紧困”是一种催耕鸟。此时的故乡,已经迈入谷雨时节。谷雨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土壤在春雨的滋润下,土膏脉动,植被更是旺盛的成长。农谚有云:“谷雨时节种谷天,南坡北洼忙种棉”。谷雨来临,秧田里的秧苗等待着移栽,油菜花儿也谢了,挂着沉甸甸的角果在春风中摇摆着,稍一用力,饱满的籽儿就会有蹦出去的担心。@

春风掠过,金黄色的麦田更是被掀起一浪又一浪!像К夕阳下红掌拨♥动下的池水。记得我们那时读书,还有专门的一个假期,便是农忙假。那时,年幼的我们都盼望着农忙假的来临,趁着春天里舒适的温馨,好好睡个美觉。可多事的“儿紧困”却看不过眼了,早早的躲在枝丫中谩骂。虽年幼,还是很不情愿做它儿子的。

这个时节,不仅※是“儿●紧困”,布谷鸟一早也开始“快黄快割”的催促着了。记忆尤深的还有⊙故乡一种叫&ldqu№o;米贵阳&rdqu▪o;的鸟,其实“米贵阳”真正的学名叫做鹰鹃。别名子规,阳雀,也是催春鸟。清ì晨,当你还沉醉在朦胧的梦里时,阳雀就“米……贵……阳,米……贵……阳”的从屋顶上啼过不停,竹林里的画眉也叽叽喳⿷喳附和着。

真有“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味道!我们那里有个说法,据说当第一次听到“米贵阳”叫时,如果你当时是睡着或坐着的,那你这一Ⅱ年会生病的。但如果你是在行走或者是在劳动,那这一年就会有好运。那时年幼,听大人这么一说,就有点小心翼翼了,生怕第一次听到“米贵阳”时还懒在床上。其实,这也是在告诫人们,一年之际在于春,一天之际在于晨。在繁忙的季节里,不要耽误农时,延误春播,更容不得我们的懒惰!

春天,当看着满山遍野染红的杜鹃花,听到杜鹃悲切的啼叫声时,老师曾讲的&︹︺︻ldquo;杜鹃啼血”这个凄美的爱情典故便浮现出脑海。古诗中对杜鹃描写的诗句很多,白居易在《琵笆行》中写道:“期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那是何其的凄凉Ψ,李商隐在《锦瑟》中也┕写道:“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这又是何等的悲戚!

其实,“米贵阳”也就是鹰鹃也有个民间凄←惨的爱情故事。据说在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的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里,有个叫米贵阳的男孩和阿梅的女孩,他们属于那种“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的类型。他们在快乐中度过一天天≤,很快无忧无虑的童年就过去了。

山上清澈明净的泉水渐渐的使阿梅长得亭亭玉立,却肌肤莹洁光滑,非常漂亮!村里的财⿰主看上了她↗,软硬兼施的把她买去当丫鬟,打算等阿梅长大后作他的妾。米贵阳得知后很痛苦,他早已和阿梅心心相印,并在小溪边私定了终身。于是,他跑去财主家理论,没想到还被爆打一顿。财主要他拿五百两银子赎人。可米贵阳是穷人,那里会有◤这么多银子。但为了他心爱阿梅,再多的苦他也不怕。于是他去当纤夫,纤夫虽来钱,但很苦很累,而却还有生命危险。米贵阳走后,阿梅每天都在为她的心上人担心,都在为他祈祷。这对恋人,在相思中艰难的度过一天天。转眼冬去春来,溪水开始淙淙的流淌。他们仿佛也看到了春天的希望。就在阿〢梅为即将到来的幸福高兴时,突然却传来了噩耗。

由于船触礁,米贵阳在一个叫“清滩”的地方溺水而亡。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使阿梅当时就昏厥在地。醒来后,她偷偷逃了出去‖|。她坚信她深爱的米贵阳一定还活着,他怎么忍心丢下她呢!她要去找他,但她在痛苦的迷糊中却把“清滩”听成了“青山”。于是她不分昼夜悲切的在青山上啼哭着呼唤她爱人的名字“米&●·hellip;…贵&h┖ellip;…阳,米……贵……阳”。后来,阿梅直到变成了一只鸟儿,她还是在不停的呼唤着“米……贵……阳,米……贵……阳”。也就是现在我们听到↖鹰鹃的悲啼声。声音是那么的悠远清脆,悲戚得让人寸断肝肠!

儿时的童年ж,是没有玩具的。听后父亲讲述的这个故事,总是趁着父亲中午休息的时间,纠缠着他用竹蔑给我编织“米贵阳”。不一会儿功夫,父亲用两条简单⊙的蔑条熟◆练的把“米贵阳”栩栩如生的形态编织而成,看着手中“米贵阳”细而长的两撇儿嘴,仿佛又听到它婉转清脆的声音了。

如今,我也已经是孩子的父亲了。有天,※我问儿☆子知不知道故乡有种叫“儿紧困”的鸟儿,儿子摇摇头。是的,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汽车的鸣叫声,早餐的外卖声或是耳机里的ν音乐声已经把我童年听到的鸟①啼声淹没了。虽然“儿紧困”听起来像骂人,但它总能给人一种动力!时间一天天溜走,冬去春来,一生中又有几个春●天能听到“儿紧困”的催促声呢?又有多少故事像┒&ld≥quo;米贵阳”坚定不移的爱情般让人感动呢?

从此,我再也没有睡懒觉了。

上一篇: 遥远的苞谷地
下一篇: 夜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