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苞谷地

发布时间:20-05-16

 我是沿着两旁长满木槿树的小道,走进这所乡村小学的。学校有两栋平房,一栋是教室,另一栋是村部兼教师住房。外面是围墙。围墙外面,长满成片成片的苞谷,密不透风。 

    刚到这里时,许多家长热情邀我作客。好客的家长忙着煎蛋、割肉、⿸下粉,煮着扎实的&ldq⊙uo;汤碗”端到我面前,还把酒杯满满斟上,殷勤敬酒。我不善饮,但盛情难却,只好象征性饮着。可是,每到晚上,我就感到了孤独,静悄悄的学校,只我一人住着。 

    不久,学校有位老师到师范学院脱产进修,于是,就来了一位临时代课的女孩。也就在这时,我几Й位分配在小镇上教书的同学,纷纷来到学校。他们都说来看我。我真被他们感动了,于是买来几斤苞谷酒,殷勤相劝。最先◙醉的是我,不知什么时刻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睡着了У。醒来时,И只见杯盘狼藉,几位同学横七竖◘八躺着,挤在我小小的床上。他们也醉了。 

 &n┄┅bsp; │┃; 后来,我这里就成了他们的窝。大家亲手做饭,我也就没再到学生家去做客了。有╭╮空,我们就打扑克,玩“争上游”。那位代课女孩,很快就和我们熟识了,每次玩牌,必定把她拉进来,刚好凑齐两桌。打牌时,代⿱课女孩总要和我在一桌,并且坚持要我做对子。她说我俩有默契,牌打得好。果真,我们总能争到“上游”,很少钻桌子。 

   &n⿻bsp;当时,正是苞谷成熟季节。夜深了,我们就翻出围墙,钻进苞谷地,掰下一棒棒苞谷,抛入围墙内。一位姓张的同学胆小不敢翻墙,他就和代课女孩在里面接应,把苞谷放进一↙口大锅中,然后忙着添柴烧水。不久,满室苞谷飘香。就这样,一直闹到午夜代课女孩要回家时,我们就划拳看谁能赢得送她的机会。女孩却说谁也不要去送,就走出校门。这时,我们才一窝峰似的赶上,一起送她回去。在送她的路上,姓张的同学却不胆小了,跑在最前面,有时还突然怪叫一声跳起来转身一百八十度,落地时面正好对着他身后的人。▽我们就大笑,笑声在夜空中传得好远好远,有时还会惊起一只在苞谷地宿夜的鸟。鸟也怪叫一声,从我们头顶掠过,滑向Σ另∮一块苞▍谷地∠。&βnbsp;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人们把收成后的苞谷地清理干净,种上下一茬作物。学校四周立刻变得空阔起来,放眼望去,〓许多农家屋檐下,挂满金黄的苞谷。这时,从其他地方调来一位老师,代⊙课女孩就离开了学校。♂从此,我的几位同学也就没再来看望过我了。这Ч些日子,我才感觉到学校原来是如此安静。傍晚太阳落山时,我总是搬来一把椅子,坐到房门前,看♀着旋风卷起碎纸在空中飘呀飘的。这样的时候,我总是突然想起代课女孩。想着想着,竟发现╪喜欢上了她。 

  &nb▷sp; 正当我不知所措,想着怎█样向她启口时,那位不敢翻围墙去掰苞谷的张同学来了。这是个礼拜天,张同学兴高采烈向我走来。他说:他路过,进来看看我。我高兴极了,要他出面帮我到代课女孩那跑一趟,张同学满口答应。但是,他出去不久就回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说:兄弟,你晚一步啦,有人捷足先登了。我顿时感到了失落,口中却说:没事,没事,我们喝酒去。那一次,我又醉了。 

    张同学离去后,我就强烈思念着代课女孩。每晚睡前,都躁动不安,于是,我围着操场狂奔起来。跑累了,我提来一桶凉水,哗地一声从头浇下,然后就安安静静上床了。在床上,当初一些我认识的姑娘,就放电影般从脑海中飘过,可终究没找到对代课女孩的那种感觉。心中于是期盼着,什么时候学校再来一位代课女孩,我一定要早些下手。但是未等到那一天,学期结束时,Ξ我也离开了这所学校。Ⅰ&nb▕sp;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我却时时♥想起那个种满苞谷的乡村。两年后的一个春天,我踏着铺满木槿花的小道,走进了这所乡村小学。我是专程来看望一位在这里教书的朋友,他就是々当年那位在小镇教书的张同学。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他和代课√女孩结婚了。 

   &n╫bsp;朋友似乎好久没理发,像我见过的当地那些家长一样,满头◥乱发,胡子拉杂,显出很苍老的样子。在∫代课女孩忙着煎蛋、割肉、下粉煮“汤碗”时,朋友满上了苞谷酒,向我伸手做个┆┇请的姿势。我问及他与代课女孩子的故事,朋友窃笑着告诉我,在我向代课女孩表白时,他早已在那┎块苞谷地里,和代课女孩好上啦。那时,他总是从这所学校经过,一有空就到代课女孩家去,终于获得了女孩的芳心。我听后心中感≠叹不已,小心翼翼端起酒杯,轻轻啜了小口,品味良久才意味❤深长地说:还是这苞谷酒烈啊。朋友端起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说先干τ▀"为敬。我也杯底朝天一口喝完,忽然间,心里就有些莫明其妙的伤感。 

    太阳西斜的时候,我要回去了。代课女孩挽着已有几分醉意的丈夫的手,前来相送。分手时,朋友以◇及代课女孩依依不舍,朋友说:以后,每年苞谷成熟时都来吃苞谷吧。然后他用手一指:看,那么一大块,我们也开始学着种苞谷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学校围墙内一大片空地,已被─━朋◤友开垦出来了。苞谷的嫩芽刚刚刺破土面,星星点点的绿,野草似▶的。看到这↕些,我突然想,这是一块新开垦的苞谷地,在生地上长出的苞谷,是否像当年的苞谷一样香甜呢。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 你欠我一个微笑
下一篇: 夜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