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末江南

发布时间:20-03-24

晨曦♂的三坊七巷,青石砌成的路湿透了,昨晚的思■想,呆在钢化玻璃里头,名曰⿻:保护古迹,供人瞻仰与凭吊,街头巷尾的“铜人⊕&rdqu℡@o;,开始一天的忙碌╭╮。

有人去山里┖头做、在微信里面晒,肯定那山不是很高,*我还能〗听到她的笑▎▏声,还有Ⅰ那座小亭简陋,有些年头了,▽来了江南的几个№朋友,‰在此躲雨。

你们开着白色的SuλV走了〨,我却在这里找雨,在巷子的那一头,到那头月末的江南,太熟了,不好忘记只能穿上身子,不Ⅹ再流连︹︺︻,江南烟雨在Ⅵ白色的suv里。

未来,你不知道江南会变成什么样的,或闷死在SuV里,或发芽、或重生,或去寻找另一〧星球存活,无论如何,再次约上三五好友小聚江南,不○止一次。

还曾记着自已是自╜由的风,狂℡乱,江南的牢狱坚固,墙上满是┍马蹄的足印∣,有嘶鸣声的∠愤怒、哀怨的眼神¥、眼眶的▇█烟雨,夜深了,三坊◇七巷的“铜人&rdq*uo;和我挥手告别。

ч

在汉字成行落地那一刻,寻来的凡尘琐事,成就午后江南ぁ的烟◎雨朦胧₪큐,≮≯研一壶墨,不让新的江南,有一丝的伤感,一◑↔↕▪毫的别离,↔牛郎和织女筑好鹊桥,白素贞还在水漫金山,

——2019年03月31日午后于福州动车南站

Ч к

上一篇: 女孩的心理
下一篇: 十年